华夏旅游网

首页 > 旅游攻略

旅游攻略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2019-11-15 03:42:03旅游攻略
古罗马的人工渠曾经翻山越涧远距离输水,堪称奇观,却翻越不过悠悠岁月。2000年,中国的都江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

历史的烟尘不知湮没了多少浩大而坚固的工程。古罗马的人工渠曾经翻山越涧远距离输水,堪称奇观,却翻越不过悠悠岁月;辉煌的巴比伦纳尔—汉谟拉比灌区纵横交错、规模宏大,然而,昔日的辉煌早已废弛于历史的风沙之下……

唯有中国的都江堰——这座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著名水利工程,跨越了漫漫的历史长河仍长盛不衰,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向世人展示着它不可思议的水利哲学。2000年,中国的都江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都江堰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都江堰市城西,坐落在成都平原西部的岷江上,始建于秦昭王末年(约公元前256—前251) ,是秦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在前人鳖灵开凿的基础上组织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由分水鱼嘴、飞沙堰、宝瓶口等部分组成,两千多年来一直发挥着防洪灌溉的作用,使成都平原成为水旱从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至今灌区已达30余县市、面积近千万亩,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仍在一直使用、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凝聚着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勤劳、勇敢、智慧的结晶。

都江堰修建的历史背景

号称"天府之国"的成都平原,在古代是一个水旱灾害十分严重的地方。李白在《蜀道难》这篇著名的诗歌中“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人或成鱼鳖”的感叹和惨状,就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这种状况是由岷江和成都平原恶劣的自然条件造成的。

岷江是长江上游水量最大的一条支流,岷江出岷山山脉,从成都平原西侧向南流去,对整个成都平原是地道的地上悬江,而且悬得十分厉害。成都平原的整个地势从岷江出山口玉垒山,向东南倾斜,坡度很大,都江堰距成都50km,而落差竟达273m。在古代每当岷江洪水泛滥,成都平原就是一片汪洋;一遇旱灾,又是赤地千里,颗粒无收。岷江水患长期祸及西川,鲸吞良田,侵扰民生,成为古蜀国生存发展的一大障碍。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战国时期,刀兵峰起,战乱纷呈,饱受战乱之苦的人民,渴望中国尽快统一。秦国经过商鞅变法改革后国势日盛,他们充分认识到巴、蜀在统一中国过程中特殊的战略地位,秦相司马错说“得蜀则得楚,楚亡则天下并矣”。在这一历史大背景下,战国末期秦昭王委任知天文、识地理、隐居岷峨的李冰为蜀郡太守。李冰上任后,下定决心一定要根治岷江水患,发展川西农业,造福成都平原,为秦国统一中国创造经济基础。

李冰巧伏“孽龙”

秦昭王三十一年(公元前276年),深思熟虑后的秦昭王下诏任命李冰担任蜀郡太守。李冰到任后的第三年(公元前274年),他就开始着手修建都江堰。经过数次溯江而上或顺流而下的认真勘测,李冰决定,用鱼嘴分水堤、宝瓶口和飞沙堰来构建都江堰的渠首工程。三大工程首尾呼应,三位一体,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使堤防、分水、泄洪、排沙、控流相互依存,共为体系,保证了防洪、灌溉、水运和社会用水综合效益的充分发挥。而密如蛛网的沟渠则是蜀国农业生生不息的经络与血脉。

都江堰的杰出之处还在于,如此庞大的一座水利工程却没有修建一道水坝。李冰没有刻意地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而是遵循顺应自然、师法自然的原则,利用山势、地势与水势,因势利导,因时制宜,实现了自动分流、自动排沙和自流灌溉的功效,实现了人、地、水三者高度协调统一。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公元前256年,李冰率领民工耗时十八年,完成了这座举世无双的水利工程,岷江这条“孽龙”终于被降伏。李冰和当时的水利工作者们是非常有智慧的,两千多年前,他们就懂得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即使到了两千多年后的今天,都江堰也依然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范,它在世界水利史上写下了最辉煌的篇章,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勤劳与智慧的结晶,成为中华文化划时代的杰作。

都江堰的修建过程

都江堰的整体规划是将岷江水流分成两条,其中一条水流引入成都平原,这样既可以分洪减灾,又可以引水灌田、变害为利。主体工程包括鱼嘴分水堤、飞沙堰溢洪道和宝瓶口进水口。

01宝瓶口的修建过程

首先,李冰父子邀集了许多有治水经验的农民,对地形和水情作了实地勘察,决心凿穿玉垒山引水。由于当时还未发明火药,李冰便以火烧石,使岩石爆裂,终于在玉垒山凿出了一个宽20公尺,高40公尺,长80公尺的山口。因其形状酷似瓶口,故取名"宝瓶口",把开凿玉垒山分离的石堆叫"离堆"。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之所以要修宝瓶口,是因为只有打通玉垒山,使岷江水能够畅通流向东边,才可以减少西边的江水的流量,使西边的江水不再泛滥,同时也能解除东边地区的干旱,使滔滔江水流入旱区,灌溉那里的良田。这是治水患的关键环节,也是都江堰工程的第一步。

02分水鱼嘴的修建过程

宝瓶口引水工程完成后,虽然起到了分流和灌溉的作用,但因江东地势较高,江水难以流入宝瓶口,为了使岷江水能够顺利东流且保持一定的流量,并充分发挥宝瓶口的分洪和灌溉作用,李冰在开凿完宝瓶口以后,又决定在岷江中修筑分水堰,将江水分为两支:一支顺江而下,另一支被迫流入宝瓶口。由于分水堰前端的形状好像一条鱼的头部,所以被称为"鱼嘴"。

鱼嘴的建成将上游奔流的江水一分为二:西边称为外江,它沿岷江河雨顺流而下;东边称为内江,它流入宝瓶口。由于内江窄而深,外江宽而浅,这样枯水季节水位较低,则60%的江水流入河床低的内江,保证了成都平原的生产生活用水;而当洪水来临,由于水位较高,于是大部分江水从江面较宽的外江排走,这种自动分配内外江水量的设计就是所谓的“四六分水”。

03飞沙堰的修建过程

为了进一步控制流入宝瓶口的水量,起到分洪和减灾的作用,防止灌溉区的水量忽大忽小、不能保持稳定的情况,李冰又在鱼嘴分水堤的尾部,靠着宝瓶口的地方,修建了分洪用的平水槽和“飞沙堰”溢洪道,以保证内江无灾害,溢洪道前修有弯道,江水形成环流,江水超过堰顶时洪水中夹带的泥石便流入到外江,这样便不会淤塞内江和宝瓶口水道,故取名"飞沙堰"。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飞沙堰采用竹笼装卵石的办法堆筑,堰顶做到比较合适的高度,起一种调节水量的作用。当内江水位过高的时候,洪水就经由平水槽漫过飞沙堰流入外江,使得进入宝瓶口的水量不致太大,保障内江灌溉区免遭水灾;同时,漫过飞沙堰流入外江的水流产生了游涡,由于离心作用,泥砂甚至是巨石都会被抛过飞沙堰,可以有效地减少泥沙在宝瓶口周围的沉积。

为了观测和控制内江水量,李冰又雕刻了三个石桩人像,放于水中,以“枯水不淹足,洪水不过肩”来确定水位。还凿制石马置于江心,以此作为每年最小水量时淘滩的标准。

都江堰造就了天府之国

都江堰建成后,让原本水旱无常的巴蜀大地出现“沃野千里,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的丰收盛景。据《史记·河渠书》记载:“蜀守冰凿离碓,辟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之中。此渠皆可行舟,有余则用灌浸,百姓飨其利。至于所过,往往引其水益用溉田畴之渠,以万亿计,然莫足数也。”蜀地经济空前繁荣,人民丰衣足食,被誉为“天府之国”。

而秦国正是因为有了蜀郡这样一个富庶的战略后方,国力与日俱增,成为战国七雄中最强大的诸侯国。据《华阳国志·蜀志》记载:公元前223年,秦国大将王翦、蒙武“率巴蜀众十万,大舶船万艘,米六百万斛,浮江伐楚,取商於之地为黔中郡”,并在两年后统一了全国。而作为统一战争后盾的蜀郡,真正的幕后英雄,正是都江堰。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在随后的岁月里,凭着都江堰对蜀地的灌溉,富庶的天府之国不仅养育了众多巴蜀儿女,而且还多次赈济全国性灾荒,仅汉代就有三次。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四川成为中国抗战的大后方,而都江堰则是后方的后方。1943年,美国副总统华莱士在冯玉祥将军的陪同下参观都江堰时,激动地说:“都江堰是中国的骄傲,它为我们共同战胜法西斯起了支持性的作用。”

抗战胜利后,《新民报》曾经发表社论《莫忘四川》,文章写道:“四川对于抗战的贡献是特殊的,抗战期中,四川不仅成为中枢政府所在,容纳了所有全国性的行政机关,养活了不愿做奴隶的官民,就支持抗战一事而论,征兵征粮,以四川的负担最重,出钱出力,又总是率先倡导。假如没有四川,我们就不能想象抗战何以能支持如此之久……”

除了水利,都江堰还灌溉了中国的道教、科技和文化

都江堰的灌溉与滋润不仅体现在水利上。作为天府之源,都江堰不仅造就了天府之国,也孕育了巴蜀文明,它不断地丰满着天府文化。正如余秋雨所说:“都江堰是解读中华文明的钥匙。”清流千里的都江堰不仅是成都城市发展的摇篮,成都经济社会发展的生命线,而且还是长江上游文明中心的原动力,缺少了都江堰这个长江文明的原动力,巴蜀文明和长江文明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辉煌灿烂,中华文明也会因缺乏长江文明的重要支撑而黯然失色。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都江堰灌溉了道教,是创立道教的物质温床。除了地理与思想上的因素,都江堰造就的天府之国的富庶为入教者需交“五斗米”提供了物质保障。都江堰的创建直接影响了道教的产生,道教对中国的深远影响实际上就是都江堰对中国一千多年来政治、哲学、科技、文化和民俗的灌溉。

都江堰灌溉了科技,它是领导河工技术的灵魂。从汉代始,都江堰的“深淘滩,低作堰”“遇湾截角,逢正抽心”和“杩槎”“干砌卵石”“羊圈”等独特的治水理念和工程技术一直被广泛运用于黄河、淮河、珠江等大江大河的治理与防洪抢险之中,都江堰用它独有的科技灌溉着华夏大地。

都江堰灌溉了文化,它造就了享誉全国的文化精英。在都江堰的滋润与泽被下,都江堰灌区在每个时代都会孕育一批震惊宇内、影响时代的文化精英,比如汉之司马相如、扬雄,晋之常璩,唐之陈子昂、李白,宋之苏洵、苏轼、苏辙,明之杨升庵,清之李调元,近现代之谢无量、张大千、郭沫若、巴金、李劼人等。这些喝着都江堰水长大的文化巨擘,无不以他们优秀的作品和伟大的人格影响中国。

李冰的历史贡献

除了修建都江堰之外,李冰还主持修建了岷江流域的其他水利工程,他在岷江正流上修建了一条人工河道——羊马河。为了通正水道,改善航道,李冰还在南安(今乐山)与僰道(今宜宾)两地开过雷垣、盐溉、兵阑诸山岩河滩,还兴建了文井江(今崇州市西河)、白木河(今邛崃南河)、洛水(今石亭江)、绵水(今绵远河)等江河堤防,并引水灌田。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李冰任蜀守期间,“识察水脉,穿广都(今成都双流)盐井诸陂地,蜀地于是盛有养生之饶焉”。李冰创造凿井汲卤煮盐法,结束了巴蜀盐业生产的原始状况,这也是中国史籍所载最早的凿井煮盐的记录。李冰还在成都修了七座桥,分别是冲治桥、市桥、江桥、万里桥、夷里桥、长升桥和永平桥。

大约公元前235年,李冰在四川什邡洛水镇修建水利工程时,因过度劳累,病逝于此,葬于洛水之旁的章山之上。两千多年来,四川人民一直把李冰尊为“川主”。为纪念他而修建的“川主庙”遍布全川,其中尤以都江堰畔的二王庙名气最大、祭祀最盛,将蜀人对李冰的爱戴和景仰之情表露无遗。

全世界迄今为止仅存的一项伟大的"生态工程"——再说都江堰

李冰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不仅在中国水利史上,而且在世界水利史上也占有光辉的一页。它悠久的历史举世闻名,它设计之完备令人惊叹!中国古代兴修了许多水利工程,其中颇为著名的还有芍陂、漳水渠、郑国渠等,但都先后废弃了。唯独李冰创建的都江堰经久不衰,至今仍发挥着防洪灌溉和运输等多种功能。

1955年,郭沫若到灌县时题词:“李冰掘离堆,凿盐井,不仅嘉惠蜀人,实为中国二千数百年前卓越之工程技术专家。”李冰廉政为民的奉献精神,尊重自然的科学精神,亲力亲为、身先士卒的实干精神,不仅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中国智慧的体现,更具有不可取代的价值和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