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旅游网

首页 > 旅游攻略

旅游攻略

念想中的边城——凤凰

2020-02-14 14:00:06旅游攻略
1、永远的念想因沈从文先生的《边城》而对凤凰小城心生无数的念想。沈先生的文字时时撩拨着我这个爱幻想的女人,从青春年少走到年过半百都不曾放弃想象。


1、永远的念想

因沈从文先生的《边城》而对凤凰小城心生无数的念想。


沈先生的文字时时撩拨着我这个爱幻想的女人,从青春年少走到年过半百都不曾放弃想象。


想象沈先生笔下那个边远小城的清幽古朴;想象着那个白塔下的小河淌水;想象着小河边吊脚楼的静谧温馨;


想象着那个日渐长大、善良的翠翠;想象着撑船摆渡一辈子的爷爷;想象着每晚站在溪岸竹林唱歌的二佬傩送;


想象着那条爷爷死后的渡船是否仍在?想象着远走他乡的傩送是否已经回来?


想象着,想象着......

念想中的边城——凤凰

念想中的凤凰

2、似是而非的梦

踏进小巷,幽深寂静的巷子一眼望不到头,只有我踩在青石板上的木屐声在回响,丝丝凉意侵染全身,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抬起脚奔跑,木屐没了,赤足的我腾空而起......

月影婆娑,吊脚楼在月光里静默安宁,幽幽的女声从楼上打开的窗口飘出:“也许明天就会回来吧。”


接着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唉,也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是翠翠!一定是她!在倚窗望月思念那个月下唱歌的人。那个人的歌声使她的灵魂轻轻浮起。那是她爱恋的人,也是爱着她,却又远走他乡的二佬傩送。


我不敢惊扰忧伤的人儿,快速而轻轻的飘过她窗前......

念想中的凤凰


吊脚楼下的小河静静流淌,河水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白塔高高的耸立着。


爷爷孤独的坐在停泊于白塔旁的渡船上,望着手中的虎耳草,想着楼内的翠翠可能已安睡,轻轻的哼唱着那些听来的歌,等着那可能随时回来的二佬。

爷爷送走了一船又一船的客人,可仍然没有没有等到那个会唱歌的傩送回来。


劳累极了的爷爷倒在了白塔下,死了。他的眼睛睁着,直瞪着我,让我毛骨悚然,吓得我跳进了河里的小船。

无人掌舵的小船在小河里越漂越远,水慢慢渗进来了,浸没了我的双脚,船要沉了,我吓得大哭起来:“救命啊!”

念想中的凤凰

3、梦醒时分

“嘿,你又做噩梦啦?快醒醒!”


被老公喊醒的我,发现自己躺在旅馆的床上,赤裸的双脚露在被子外面,冰凉冰凉,身上汗渍渍的。

梦醒了,可梦中的情景却异常清晰,无法忘却。


聊开窗帘,楼下的沱江水仍在静静的流淌,没有摇橹划桨声,没有月光,只有霓虹一片,倒映在河水中变得光怪陆离。


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一阵阵击打乐和嬉闹的人声。


现实中的凤凰啊,岁月的沧桑改变了你的旧时模样,你还有几分我念想中的古朴、清幽、洁净?

念想中的个凤凰


撩开你的面纱你会呈现给我的是依旧美丽、善良、清澈、明快还是......


继续做梦去吧。


等天明后再去古街寻觅,白塔、渡船、老人、女孩、黄狗,看他们是否还在?


4、边城在哪?

一场梦,做了若干年,直到去过茶峒后,才知道凤凰并不是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


每次去凤凰,都被那浓郁的商业气息熏得晕头转向。也许是都是赶着节假日去的缘故吧。


闺蜜说,凤凰适合阳春三月,小雨中漫游,撑着油纸伞,在那青石板路上,一个人独行。


我不敢独行,我怕夜晚做噩梦,怕噩梦显灵。

念想中的凤凰


边城在哪?边城在沈从文的笔下,在人们的心里。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小溪流下去,绕山岨流,约三里便汇入茶峒的大河。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则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边。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沈从文《边城》

念想中的凤凰


——

作者:念奴娇,本名胡梦姣,一个从临床医疗转战医疗保险战线后的退休婆婆,湘潭县作协会员,“知音真实故事”、“樊登年轮”等公众号签约作者。虽已鬓角染霜,但仍怀梦想,坚信腹有诗书气自华,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能与时俱进,优雅的老奶奶。


图片:念奴娇

编辑:念奴娇


温馨提示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我。爱我,请给我点赞鼓励。